打印页面

首页 > 新闻要闻 春风化雨雏燕归

春风化雨雏燕归

坐在记者对面的她,长发乌黑,面容秀美,恬静的微笑里盛满了温暖与和善。很难想象,就是这样一名浸透了江南气息的女子,在从检16年间经手办理及审批各类案件1500余件,让2000余名涉案人员得到公正审判。

“我所理解的执法为民不仅在于公正执法,更在于温暖每一个尚有良知的灵魂。”秉持这一信念,她曾无数次站在庭审现场“以一当十”,用行动捍卫司法尊严,也曾竭力走进犯罪嫌疑人心中,以善意点亮法治微光。

她就是“守望正义——新时代最美检察官”“CCTV年度法治人物”——南浔区检察院党组成员、检察委员会专职委员章春燕。

“万一有用,就是我一直坚持的价值所在”

今年38岁的章春燕言语温柔,却充满力量。她说,自己始终相信,指控犯罪和传递微光并不矛盾。

犯罪嫌疑人,这些常人眼中咎有应得的人,即使已经真正认罪伏法,也常会陷入被人严苛以待的境遇。可章春燕却总保留着一些与众不同的习惯:提审时,她总是关注犯罪嫌疑人的成长经历、家庭背景,了解他们在意的人和事;庭审时,她特别珍惜法庭教育环节,在普法的同时传递司法者本身对人性的理解和包容。“也许我所做的一切并不会帮助他们改过自新,但万一有用呢,这就是我一直坚持的价值所在。”章春燕说。

2009年,她作为专案组成员,参与办理了南浔区首起组织、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。期间,她和专案组成员认真审查25本卷宗,提审犯罪嫌疑人18人,为庭审做足准备。然而,原本以为万无一失的案件,却在第一轮公诉意见中,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反转。“我们没有参加黑社会!”18名被告人,坐成3排的辩护人,主犯目光凶悍傲慢,拒不认罪,辩护人统一做无罪辩护。面对意外,当时正发着低烧的章春燕却始终牢牢把握着庭审节奏,讯问、举证、质证,全程有条不紊。在其透彻的分析和震慑感人的教育下,部分翻供被告人的态度在第二轮辩论中出现转变。最终,经过连续3天的庭审,当地法院对18人均作出有罪判决。

一直以为案件就此结束,但次年从监狱寄出的一封信件,让她倍感成就。原来,这是来自该案主犯的信,他在信中这样写道:谢谢你,检察官,你在提审、开庭时对我说的话,对我有很大的触动,我认识到以前的生活方式太过自私,我已开始学会反省……春风化雨,化茧成蝶,服刑人员能够真心反思人生,感悟世间的真诚和善意,正是章春燕努力追求的一切。

“我们是国家公诉人,也是国家监护人,还是儿童权利保护的监督人”

未成年人是花朵、是未来、是希望,章春燕则是美丽的守护者。2013年12月,南浔区检察院率先在全市成立未成年人检察科,她告别驾轻就熟的公诉工作,出任未成年人检察科科长。

全新的工作领域,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学习、一切都要从零开始,不理解的声音更是层出不穷。“你们为什要保护未成人,而不是妇女、老年人这些群体?”“你们现在到底是怎么样的检察官,国家公诉人还是国家保姆?”……面对质疑,章春燕没有认输,并为自己树立了这样的工作目标——最大限度教育挽救涉罪未成年人,最大限度减少未成年人重新犯罪。

当时,浙江省检察院在全省范围内评选精品课程,她顺势研究未检工作,并着手制作课件。白天办案,晚上看书研究、制作课件,“拼命三郎”式的工作状态下,章春燕也取得丰美果实——由她编录的《未检六问》准确传递了未成年人检察的特殊工作理念,获浙江省十大未检精品课程,成为了很多未检人的入门课。

随着未检工作不断深入,她逐渐意识到未成年人工作是一项非常复杂的社会工程,个体力量终究有限,需要完整的社会支持体系支撑。为此,她跑遍了10多个职能部门,不厌其烦地沟通联系,先后推动《非羁押措施可行性评估办法》《年龄证据调取规则及采信标准指导意见》等18项工作制度成功出台,将未成年人特殊程序真正落到实处。

此外,面对流动、留守青少年犯罪占比高,帮教难度大等工作困局,她带领团队成员多次走入乡镇农村,立足地域实际,通过整合内外部力量,创设“网格化帮教”,在本地区实现了未成年人帮教全覆盖。

“感谢当初那些直言不讳的质疑,正是因为这些不理解,才让我们有了不断前进的动力。”章春燕说,“如果现在有人再问我这些问题,我想说,我们是国家公诉人,也是国家监护人,还是儿童权利保护的监督人。”

“法律人的同理心,是一种既同情又超脱的代入能力”

2016年,年仅15岁的小伟(化名)从贵州山村来到湖州,不久后因为抢劫了一部苹果手机,被公安机关逮捕。当章春燕对他进行社会调查后发现,在这个孩子的童年里,社会对他并不友好。小伟3岁时,父母外出打工,他和弟弟跟着年迈的奶奶在老家生活;10岁那年奶奶去世,父母却没有将他们接到身边,而是由他带着弟弟继续在老家生活,唯一的娱乐工具以及能和父母取得联系的方式就是一部手机。从此,手机就对他充满了吸引力。

可就是这样一名少年,从实施抢劫到案发,都始终将抢来的手机藏在枕头底下不敢使用。因为弟弟成绩好,所以在老家要多照顾他;虽然父母管教少,但是仍充满敬畏心理。“面对这样的孩子,我们很多人都会抱有一种天然的同理心,在办案中也会倾注更多情感去处理案件,但很快我们就会发现,仅仅具有同理心是不够的。”章春燕说,“这个案件就有两个很现实的问题,一是抢劫罪是否可以轻易从轻,二是司法机关怎样才能更加科学合理地教育矫治流动、留守青少年。”

此次经历让她深受触动:“法律人的同理心,是一种既同情又超脱的代入能力。同情让司法更具温度,但是超脱则能让办案更加科学和合理,从而更具创造性。”2017年,她首次提出了“以人格甄别前置,建未成年人分类观护机制”的创新性举措,以人格甄别解决从宽判决科学性问题,在关注犯罪事实的同时,关注青少年犯罪的心理特点、社会危险性、再犯可能性以及矫治可能性。再通过搭建三个平台、引入专业社会力量,解决后道环节教育矫治的有效性问题。

多年来,章春燕始终凭着一颗真心,坦荡行走在播撒爱和暖的道路上,她带领“春燕工作室”对99名涉罪未成年人做出附条件不起诉,57名做出相对不起诉。经过有针对性的观护帮教,不少涉罪未成年人家庭亲子关系得到修复,有的孩子成功踏入社会找到了心仪的工作,有的孩子顺利回归学校考上了大学……

为什么坚持?“作为一名法律人,拥有一颗永远柔软的内心去实践司法公正是一种强大的力量,而社会需要这种力量。”章春燕说。

文章来源:http://www.hz66.com/2021/0118/320294.shtml